龙记生煎包冰帝酱

【许星程×罗浮生】昨夜星辰长伴你(2)

后期部分剧情有参考原著。前文点题目tag

“许星程你去把地拖了。”

“许星程你记得给主子们喂猫粮啊。”

“许星程你别忘了桌子要擦三遍。”

“喂!那袋小鱼干是小五的!二宝只吃鸡胸肉你要是再放错我……”

“许星程你没吃饭么?老半天的只擦了一层的桌子?!!”

“许星程!!!!……”

今天是风和日丽的一天。

可是位于纽约大学城的星罗猫咖里,新员工许星程的这几天的经历足够编纂一本《新凄风苦雨录》。

因为他在为了自己一时疏忽的账单卖身还债。啊错了,是出卖劳动力还清账单……

现在他扎着头巾,卷起袖子和裤腿---在勤勤恳恳地拖掉地板上猫咪掉的毛,并且擦掉桌椅板凳上落的灰尘。他本来是不想让毛粘在衣服上才这样“改造形象”,谁知道这么一折腾活像个第三世界难民营出来的。

某位宛如旧上海资本家的黑店老板美其名曰,他这是是帮助大学生找兼职,可是许星程觉得这里就是个魔窟。

罗浮生当天就在许星程快哭出来的表情下威逼利诱着他签下了他人生第一纸卖身契……啊又错了,是劳工合同。

周末干一天半休半天,法定假日全勤,不包住看罗老板心情是否考虑包吃,朝六晚十。干到还清账单为止。

许星程不是没有提出过抗议,但是罗浮生一瞪他的赫莲娜大眼睛:“再废话让你周末全包!”

回忆起罗浮生连珠炮般的苛刻要求和无孔不入的监控,许星星委屈,许星星有十万句mmp要说😞

“喵---”累到生无可恋的许星程刚想在沙发上躺会尸,就看见那只和自己重名的猫跳上了桌子拍了拍桌面,舌头舔了舔粉红的小鼻子,淡金色的猫眼眯成了一条缝。

得,这回他就算是瞎子也看得出来这瓜皮猫是罗大老板的下线兼监工头。

“我真真倒了八辈子霉了,栽在这鬼地方。”许星程无视星星逼视过来的眼神,扶着快累断的腰艰难地在沙发上躺了个四仰八叉,悲愤交加地嘀咕。

“干什么干什么?许星程,你这样是要被扣工资的知不知道?”罗浮生推门而入,居高临下1地叉腰瞪着瘫在沙发上挺尸的许星程。

许星程看了一眼罗浮生在他的视线里反着的脸,心里默念了一句斯文败类。

今天的罗浮生戴了一副淡金色的圆框眼镜,镜腿上纤细的链条隐没在墨绿色的风衣立领中,完全改变了昨天西部牛仔般的造型。整个人显得温润如玉,气质儒雅。难怪那些认不清他真面目的无知少女都以为他是个谦谦君子。

看来这个家伙似乎靠换眼镜就能改变自己的气质。

“爱扣不扣,四眼。”许星程累得要死要活,眼睛都懒得睁开,在眼皮下翻了个没人看得见的白眼。

一个冰凉的物体触在了他的脸上。

许星程伸手把那件东西取了下来,他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副单边的金框眼镜,他戴上看了看,除了感觉有点歪以外还是很合适。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一抬头就看到了罗浮生极力忍着笑的表情,刚想开口就听见他爆笑出来。

许星程:“???……”

……

“你笑什么?我觉得你的笑点真不是一般的低。”许星程黑着脸审问罗浮生。

“那是我前一副眼镜,另外一边镜片被猫推地上砸碎了。说起我就把另外一边拆了,只留下一边。没想到你喜欢啊,那就送给你了。这下你变成三眼,和我差不多哈哈哈哈哈哈哈……”

“送给你家的那只监工头去吧你。它戴着还是霸道喵总,你戴着整一个衣冠禽兽。”许星程是真的生气了,狠狠瞪了罗浮生一眼,摘下眼镜拍在桌子上,抄起抹布和拖把上了二楼。

额……自己开的玩笑好像有点过,把小家伙惹炸毛了。

罗浮生有点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自己貌似被嫌弃了……得赶紧刷回好感度,毕竟是他好不容易等到的人。

罗浮生转身走进厨房,做了一个披萨和一些点心放在了桌子上。

“星程,别生气了,都中午了赶紧下来吃饭,这次不扣你工资。”

“我亲手给你做的披萨,你就来尝一口?”

“不用你打扫卫生了,你下午学着跟我做咖啡,你做的好喝你就自己喝,不好喝就给我。”

“你下来吧,喵主子我来喂。”

“我已经教训过星星了,以后它不会监视你了。乖,快点下来。”

“罗浮生你真的很啰嗦。”许星程从楼上的栏杆中间探出头,一脸的不高兴,眼圈还有点红,“既然你看你这么有诚意,我就下来了,不过我可不会上你的当。”

“但是……和你学做咖啡我可以考虑一下。”

下下章进入最关键剧情√

评论(25)
热度(34)

文风飘忽不定坑品变幻莫测,七分文手三分手作狗,坐标龙哥小揪揪上欢迎来撩~*:゚*。⋆ฺ(*´◡`)

© 龙记生煎包冰帝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