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记生煎包冰帝酱

【曦忘】江山此夜寒(七)

前文戳tag    江山此夜寒

半柱香后,蓝曦臣的呼吸声渐渐变得均匀平稳,而靠在他怀中,似乎已经睡着的蓝忘机,却睁开了眼睛。

蓝忘机轻轻移开他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臂,从乾坤袋中取出了两个透明的玉瓶,瓶中装的赫然是秦越妩在乱葬岗时给他的解药。

蓝忘机打开第一个玉瓶,将白色的药粉洒了一些在蓝曦臣额头上,一片花瓣缓缓浮现。

花瓣现出妖艳的暗红色,像是一滴鲜艳的心头血。

蓝忘机又沾了些另外一只玉瓶中红色药液,点上蓝曦臣的眉心,那点鲜艳的血红顿时剧烈地波动起来。

不多时,血色花瓣渐渐淡去,几个呼吸间便消散于无形。

那朵绽放了很多年的金星雪浪,终于凋零。

“永别了。”蓝忘机薄唇轻启,声音低沉冰冷像是在宣读葬礼上的悼词。

……

蓝忘机睡得并不安稳,他的梦里,全是七年前的血雨腥风。

七年前,阴虎符失控,蓝家的精锐弟子几乎在那一次惨烈的战役中死伤殆尽,整个蓝家的幸存者寥寥无几。

“蓝湛,你就待在人间想着我好了,千万不要和我一起去地府啊……我去过那一次的,那里很黑,还好冷好冷,连纸钱都收不到,到处都是孤魂野鬼,比云深不知处的风景差多了,你肯定不会喜欢的……”

又是撕裂般的痛楚,痛彻心扉。

蓝忘机的意识渐渐涣散,当年的无助与绝望却在意识中愈发清晰。

他恍惚间听到有人在焦急地呼唤自己,却无法醒来去回应。

七年了,那个本该刻骨铭心的人,却从无一次入梦……

现在他回来了,可是他再也不记得自己,也不记得任何事了。

或许,自己一直将他放错了位置。

他可以是自己的生死之交,甚至可以说是亲人,但自己似乎从未把他视作心爱之人……

可就算是这样,为什么心还是这么疼……

一切仿佛都模糊不清,那双染血的桃花眼却在视线中无比清晰,似乎盛着无尽的悲伤与遗憾,却带着三分如少年时玩世不恭的笑意,如同盛开至荼靡的罂粟,凄美而艳烈。

“蓝湛……记得……我……”

蓝忘机从梦中惊醒,腹中一阵连绵不绝的绞痛,疼得他忍不住低吟出声,一手抵住小腹,整个人蜷缩成一团。

“乖,不要闹了……”蓝忘机安抚着腹中的胎儿低声道,然而六个月的孩子还没有意识,根本不能听懂他的话。

他环顾四周,却没有看见蓝曦臣的身影。蓝忘机一愣,接着便是挥之不去的恼怒和委屈,自己在这里被折磨得寝不安眠,蓝曦臣却连人影都不见,别是昨天听了江澄的话……

蓝忘机一手撑着床沿,然而还没稳住就手臂一软,隆起的腹部重重撞在床边。他痛苦地闷哼一声,面色如同金纸,殷红的血将雪白衣摆染透成妖异的暗红。

蓝忘机不知昏迷了多久,等到他醒来只觉得浑身无力,似乎连稍稍一动都有些力不从心。

“忘机?你终于醒了,怎么样,还疼不疼?”蓝曦臣看见他醒来急忙将他抱在怀中,“是兄长不好,早上不该走的。”

“你去干什么了?”蓝忘机看到他如此关心着急的模样,气已消了大半,却不争气地红了眼眶。

“给你买这个去了。”蓝曦臣变戏法般从袖中拿出一条五彩丝线,“这是五彩长命缕,民间有端午节系五彩长命缕的习俗,它又名“续命缕”、“长命寿线”,它是端午节的吉祥物,据说,五色丝象征五色龙,可以免除瘟病,使人健康长寿。”

蓝忘机眨了眨眼,似乎对这五彩丝线颇为感兴趣,“要系上?”

“对,手伸出来。”他不经意间露出的可爱神态让蓝曦臣心头一颤,“系五彩长命缕的时候,记得不能说话。”

不一会,蓝忘机的手腕,脚腕和颈上都被五彩长命缕缠上了三圈。

“你怎么系了三圈?”蓝忘机抬起手看了看手腕上颜色明艳的丝线,白皙如玉的肌肤在青、白、红、黑和黄色的丝线衬托下近乎透明,极是好看。

“当然是给我们的孩子系的啊,记得在夏天的第一场雨的时候,把长命缕放在水里冲走,可以消灾辟邪。”

“等等,你说孩子……”蓝忘机有些无措地抚上胎腹,似乎想到了什么。

“对啊,你自己没感觉到吗?你怀的是双胎啊。刚才温姑娘给你诊脉的时候就告诉我了。”蓝曦臣温柔地将蓝忘机拥入怀中,两人额头相抵,“忘机,你开心吗,以后会有两个孩子陪着我们了……”

“嗯。”蓝忘机心中柔软无比,冷漠无波的表情也微微松动,掀起柔和温软的笑容,泪水却顺着苍白脸颊滑落,在蓝曦臣绣工精巧的云纹衣袖上晕开浅淡的水迹,“开心,怎么会不开心……”







我居然拖更拖到二三次元时间重合。。。。我有罪(跪)

我居然在无限循环《青衣谣》感觉好吻合后续剧情~一边跟着哼一边想剧情~所以你们大可放心后面你们包绝对不会出现灵感缺乏啦~(∗ᵒ̶̶̷̀ω˂̶́∗)੭₎₎̊₊♡

真的好好听啊~强烈安利~( ˘ ³˘)♡
@蘩妖  @§孤舟济北→不进年级前三十不改名 @

评论(31)
热度(111)

文风飘忽不定坑品变幻莫测,七分文手三分手作狗,坐标龙哥小揪揪上欢迎来撩~*:゚*。⋆ฺ(*´◡`)

© 龙记生煎包冰帝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