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记生煎包冰帝酱

【玥离】游鲤图(中)

“那我以后每天都来你这儿。”慕容离打了个哈欠,“向你学学读书认字什么的,省得你觉得丢人。”

“那你晚点来,我知道你在我看书的时候老喜欢说话,很烦。”宇文玥声音像带着冰渣,眼神却不自觉地向慕容离飘了飘。

“行,不烦你,你都烦我了谁还受得了我啊。”慕容离乖巧点头。

第二天晚上,慕容离果然准时坐在宇文玥的窗前。听着他讲书上的文字典故,极少说话。

这样的结果是宇文玥自顾自地讲完一本书以后发现慕容离已经睡着了。

“喂!你就知道睡!”

“嗯?”慕容离挥袖擦擦流出的口水,刚睁眼就看到宇文玥几乎喷火的目光。

“你讲的东西太无聊了。而且,你应该叫我名字啊。”锦鲤大王表示抗议。

“你也没告诉我你叫什么。”

“可是我忘了,活的太久,记性再好的人,也会忘记一些事。”慕容离歪着头,神色中说不清是毫不在意还是落寞。

“黎,日光也。”宇文玥合上书,“就叫你阿黎吧。”

“好啊,还算不难听。”

过了不久,慕容离就想看看,在他来之前宇文玥都会干什么。

他把半个脑袋露出水面,远远的就看到宇文玥在执笔作画。

等他悄悄凑近了宇文玥的窗台,才看到画中是一抹身穿红衣的纤细身影,他的衣摆下竟然不是泛着银光的鱼尾,而是一双雪白近乎透明的玉足。

画中人的容颜温润如玉,在天光水色的映照下越发空灵,亦幻亦真。

慕容离心里有些诧异,却没有说一句话,因为他知道,这个小家伙如果在读书写字的时候被人打扰,都是会很不开心的。

慕容离一直等到月亮都快落了,眼皮也开始打架,才听到白玉笔杆和笔架接触的清脆碰撞声。

“画完啦?好慢。”慕容离揉了揉发酸的眼睛,把目光转向宇文玥桌案上的画作。

“我……不太会画。”宇文玥尽力不去看慕容离带着笑意的眼睛,白皙的脸上悄悄爬上了一抹极淡的红。

“这幅画上面怎么没有字?我看你以前的画上不仅有字,还有红色的方块儿呢。”慕容离眼尖地捕捉到了宇文玥难得一见的神态,极力忍住笑岔开了话题。

“我曾经听丹青名家说过,落款是一幅画的神韵,如果没有捕捉到这幅画的神韵,那落款也没有意义。”宇文玥将蘸上红色颜料的毛笔放进笔洗轻轻荡漾着,清澈见底的水很快扩散开了片片红晕。

“那你画鱼尾巴多好看,干嘛要把我的尾巴画的跟你们人类一样。”慕容离顺手拿起宇文玥桌上摆的的桃花糕放进嘴里嚼着,口齿不清地说。

“因为我希望你早点化成人形,这样就可以不一直泡在水里,可以在我这儿多待一会了。”宇文玥放下了玉管羊毫笔,抬头望向坐在窗沿上的慕容离,向来幽深冰冷的眼睛中,却泛着有些慵懒的温柔笑意。

慕容离嘴边沾着糕点渣,一抬头便看到宇文玥那温煦柔软仿佛湖泊一般的眼瞳。单纯了快千年的心,突然在那个初夏的夜晚,被轻轻地攥紧了。

不好。

慕容离说不出这种感觉是什么。他只是觉得有些害怕。

很想这么永远粘在宇文玥身边。

不久以后,他听到战争爆发了。他看到,那位曾经给他读书,为他作画,给他起名的清俊少年。穿上了沉重的戎装,跨上了骏马准备奔赴战场。

“你要走了?”

“对。”

“你会去哪里?”

“燕北,红川城。”

“是不是要去救那个叫星儿的女孩?”

“……”

“你还会回来吗?”

“我不知道……”

“你……”

“阿黎,你记住,一定要忘了我。”

评论(17)
热度(17)

文风飘忽不定坑品变幻莫测,七分文手三分手作狗,坐标龙哥小揪揪上欢迎来撩~*:゚*。⋆ฺ(*´◡`)

© 龙记生煎包冰帝酱 | Powered by LOFTER